2008年5月25日星期日

昨天的事

以写《背包走天涯》系列而知名的早报副刊专栏作家吴韦材,从北京回新为他的新书《心写心》做一系列的推介活动,第一场是昨天下午在兀兰图书馆讲堂举行的《故土情,异乡梦》讲座,我去了。

我迟到5分钟,讲座已经开始,选了位坐定后,注意到坐在我前面的人手上拿着一份红色的小册子,上面四个醒目的白字《随笔南洋》吸引了我,这四个字让我想起一个人…

由于这篇文是讲“踢馆”的事,所以我删除讲座内容部分,直接跳到主题。

有听过讲座的人都知道,一般主讲者讲完后,会有大约20~30分钟的Q & A时间,这个讲座也不例外,共有四名提问者。

第一位老先生问吴韦材绕了地球3圈,最终为何选择落脚北京,以及问了一些作家生活上的问题。

第二位是一名穿黑衣黑裤的中年男士,问了以下三个问题:

1. 他觉得吴韦材讲年青人必须懂得基本的中华历史这部分的说话有矛盾,问他是否是对中国、台湾和新加坡人的要求有所不同?

2. 他说吴韦材最近在早报言论版的一篇文章《新加坡生活式》中的一些论点,很多人不认同及引起不少争议,他把它贴在自己的名为南洋视界的论坛里讨论,居然引来高达5000点击........接下来这名男士重复在小明的部落文《如果这是新加坡生活式,我不要!》里的一些留言评论,黑衣使者说会把吴韦材的回答写上他的论坛告诉跟贴者。

3. 他有很多从中国来的朋友发现我们的早报专栏‘老气横秋’,如韩山元(有在座),还有吴韦材都写了整三十年,是否应该退出,把舞台让给别人?

第三位男士说很多人到中国都搞到焦头烂额,问应该如何去调适?

第四个是一位八十后出生的中国女孩,对于吴韦材之前说中国的年轻一代怎样怎样很不认同,一一给予‘反驳’。最后她问了一个问题:中国现在是世界巨人,中国人应该抱着怎样的心态和心理准备去面对?(这名女生说话态度有点轻狂,让我联想起近日看过的辽宁女孩的youtube…..)


散会后,我去和黑衣男士相认。奇的是,他的论坛里不是还有另一位薰衣草吗?但当我说我是熏衣草时,他居然马上知道我是哪根草,呵呵。

还有,在黑衣男士离开后,我又认识了《随笔南洋》网的主编,是一位态
度诚恳亲切的年轻人。

报告完毕。

55 评论:

楼: 秋 说...

看戏就得坐前排的沙发……哈哈哈!

『但当我说我是熏衣草时,他居然马上知道我是哪根草』……

在这现实的世界上,也是处处猢狲毛的……
很容易的,用口一吹,就是一个化身, 哈哈哈!

听某安娣讲过,看到有个疑似男同性恋的『薰衣草』在网上……莫非……!

楼: 熏衣草 说...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为了让大家有所区别,已经不戴草帽很久了,让给另一位戴,哈哈!

楼: 过路人 说...

原来他是MIB,我同意秋少的见解,当事人最清楚啦。。。哈哈哈

楼: 秋 说...

『……小明……一些留言评论……会把吴韦材的回答写上他的论坛告诉跟贴者……』

这样东拼西凑的,就能拼出一只大象哦!即使给拼出来了,感情新加坡就只有这四不“象”!

『居然引来高达5000点击』,我也很惊讶!,5000点击居然就代表可新加坡哦……太不可思议了,新加坡还真的很小…… 庆幸夜郎国后继有人了。

楼: 熏衣草 说...

我和黑衣人讲,他和我想象中的他很不一样。
样子不会拽咧!

楼: 蝌蚪 说...

熏衣草,
我比较关注的是…
也是过兄大家所要知道的是…
他看到你有没有流鼻血? ^^

熏衣草说的“和我想象中的他很不一样。。。”那,流鼻血的人不会是你吧?>.<

** 世界真的是太小了!

楼: 过路人 说...

柳永的《双调雨霖铃》有一句“执手相看泪眼”,你们是“执手相看流鼻血”,哇,好壮观的场面。。。

楼: 羽翔妈 说...

哇~~MEN IN BLACK
喔!
熏衣草,MIB虽说样子不是很拽,但是踢馆的内容可还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咧。
就不知道吴韦材先生怎么回答呢?你的报告怎么没写啊?

写作是自由市场,谁有本事谁就去登那个舞台咯,不是说要让就可以让的。让谁啊?有谁想写却不让写?不外乎是不够好,报上才没登的吧?

更何况,出书也是自由市场。很多人出书,不管是找赞助还是自费,难道不是件好事?质量好不好,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不好的自然会被淘汰,别人干嘛酸溜溜的啊?不爽?自己也来出几本,看看是被捧上天,还是被唾弃咯。
MIB,你说是不是呀?就等你出书了哦!记得这里每人都要送一本,K?

楼: 熏衣草 说...

哎呀,请注意,我是说他样子没有想象中的拽,并没有说他帅ok,我肯定不会流鼻血啦!他hah,在我面前时没有啦,不过有没有跑到厕所暗涌就不知道liao,哈哈!

海峡客 楼: 说...

另一个薰衣草是本地美国学校的妈妈,我没见过,但知道不是新加坡人。因此当新加坡口音的美女说她就是薰衣草,就立马知道是谁了。

海峡客 楼: 说...

秋官,根据我的观察,新加坡本地的中文论坛,一个帖子超过5000的确实很少。不信你可以去omy或早报网论坛看看。

海峡客 楼: 说...

可能诸位还不知道吧,海峡客是本地中文论坛提问的常客。也常常把提问的问答贴在博客。

接下来将遭遇海峡客『踢馆』的有《亚洲周刊》的邱立本,和本地广告人林绍芬。

昨天我向朋友透露我将『踢馆』的内容,朋友大吃一惊,说“太劲爆了”。我嘿嘿一笑,说“为新加坡增加一些批评气息”。

哈哈哈……

海峡客 楼: 说...

羽翔妈,昨天吴韦材的回答很有意思,有意思到我还当场追问。会后,我也当面问韩山元,对“退出舞台”的言论有何评论,他也有比较有趣的评论。

让薰衣草先写,我跟着接着写。

我发现,在新加坡各个中文讲座上,我简直就是一个尽责的在野人士。

海峡客 楼: 说...

我是不帅的啦,哈哈,我通常对30以下的女孩较有吸引力,专杀文艺青年。

薰衣草的淡雅和国色天香,实在让我有大吃一惊的感觉。当时我做了很大的思想斗争,才壮胆前去邀请喝咖啡的。

海峡客 楼: 说...

我很喜欢最后一名提问的中国女孩,反而吴韦材追问别人什么“辽国”很没风度。这名女孩对吴韦材的质疑很到位。

我很想告诉吴韦材,什么辽不辽国,只要Google一下,就知道了,这根本就是扯烂的知识。

楼: 熏衣草 说...

~~另一个薰衣草是本地美国学校的妈妈,我没见过,但知道不是新加坡人。因此当.....就立马知道是谁了。

哇!改剧本啦!难道你也在北影修过导演课?

当时我问:你论坛上不是还有另一位薰衣草吗?
你说:哦,是呀!那不是你吗?
我回答:不是,所以我不会去你论坛留言,以免混乱。

记得吗?

海峡客 楼: 说...

哈哈哈,薰衣草的记性一流。当时我们确实是这么对话的。

不过那时我已知道你不是另一个薰衣草,只是顺着对话说下去。

我蛮会胡扯的,哈哈哈。

楼: 熏衣草 说...

~~为新加坡增加一些批评气息....

海峡兄,要言之有物才有意思!不然日后【海峡客】可会被人说成【踢馆客】,哈哈

海峡客 楼: 说...

我的博客理想,就是当好传统媒体(人)的监督者,质疑者。决不和传统媒体眉来眼去,相互利用。

今年底,我计划主办一个讲座,我已经知道兀兰图书馆礼堂的租金只有250元。我希望讲座也应该有在野的。

海峡客 楼: 说...

——海峡兄,要言之有物才有意思!不然日后【海峡客】可会被人说成【踢馆客】。

薰衣妹妹可能有所不知,我早就被打成『踢馆者』啦,但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你觉得我昨天的提问没有“言之有物”吗?要知道踢馆者其实不好当,因为没有机会阐述自己的观点,只能通过设计提问问题来表达质疑。

海峡客 楼: 说...

我昨天还了解到这次讲座后卖出的新书数字,我都不好意思在这里公布啦。

我只能再次呼吁大家多做一点环保啦

楼: 过路人 说...

海峡兄说:“我是不帅的啦,哈哈,我通常对30以下的女孩较有吸引力,专杀文艺青年。


不知熏衣草可不可以做个第三者的独立评论描述,他到底长的像柳的花,锅付橙还是梨鸣?

楼: 熏衣草 说...

踢馆者所问,如果也是大部分观众所想知道或心中刚好纳闷的,引起大家共鸣,才是智者才有意思。

当面叫人家让出舞台不要挡住地球转,而且对方还是长者,在我眼中是无理又无礼的行为。

楼: 熏衣草 说...

过兄,你举的例子都是花果类,不适合啦,还有没有别的?哈哈

楼: 过路人 说...

熏衣妹(我是学海峡兄的称呼)说“踢馆者所问,如果也是大部分观众所想知道或心中刚好纳闷的,引起大家共鸣,才是智者才有意思。”哇,的确说出我所要说的话。。。顶。

海峡客 楼: 说...

哈哈,我觉得这不是无礼无理的行为,我觉得这是一名(很多名)读者的心声。

提问不是请客吃饭,不能那样雅致,那样吹捧。提问是质疑,是读者对作者的质疑。

提问者的时间很有限,不如主讲者那样滔滔不绝。因此提问者必须直奔质疑的主题。

提问者是弱势群体。

楼: 熏衣草 说...

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Q&A时间就到此为止,谢谢大家。想要会后讨论的,请继续。

楼: 过路人 说...

。。。例子都是花果类,不适合啦,还有没有别的?

有阿,来个忘傻,,也疯,两只抢,高龄疯还是增只尾。。。

秋少,帮帮忙,想想还有没有别的。。。

海峡客 楼: 说...

薰衣妹妹好幽默。很多招架不住提问者的讲座,都是这样草草收场的,我遇到过很多。

楼: 熏衣草 说...

过兄,再来再来,不是太高就是太胖,都不是!

'敲敲'提醒,以上有提示。

楼: 秋 说...

没有反对的声音 ~ 那…… 以后就用『太弟.裸兵』的样子来想像海峡客咯!

楼: 过路人 说...

秋少建议“代替落冰”,只要薰衣妹妹点头我没意见。。。

楼: 阿乐 说...

昨晚等到半夜,今天又有点忙,错过了现场的气氛,真是缘分啊。。。 还是要谢谢悠闲空间的这位薰衣草的分享。

有些事看就好,不可以学,因为叔叔自以为有练过。。。嘻嘻嘻!!!!

楼: 秋 说...

阿乐,你快去戴眼镜儿,这里的熏衣草没戴草帽的…… 哈哈哈!

楼: 过路人 说...

我们这个薰衣草不是本地美国学校的妈妈。。。而是本地学校的妈妈。。。没戴草帽的妈妈。。。哎呀,很乱很乱,总之比我的头发还要乱啦。。。哈哈哈

楼: 熏衣草 说...

~~有些事看就好,不可以学,因为叔叔自以为有练过。。。

哇!阿乐,又深又朦胧!

泰迪罗宾,脸太大!

等我有灵感想到了再告诉你们!

楼: 熏衣草 说...

还是你们谁有那种CID认人的拼图,我拼给你们看咯!

楼: 过路人 说...

你先要形容一下,什么浓眉啦,国字脸啦,老鼠眼啦。。。还有虎背熊腰。。。等等

楼: 熏衣草 说...

40%,头发少一点,脸小一点,身高约1.56米,ok,差不多了!

海峡客 楼: 说...

哈哈哈,救命,156cm?有那么矮嘛。

匿名 楼: 说...

请自行报上正确高度!

匿名 楼: 说...

熏衣草那天不会是穿上紫色吧?哈哈!

楼: 阿乐 说...

秋神说:阿乐,你快去戴眼镜儿,这里的熏衣草没戴草帽的…… 哈哈哈!

谢谢秋神提醒,你没说我还不知道,我的印象老是有戴草帽的,希望 熏 衣草别介意才好。

楼: 过路人 说...

黄子浇..??

156cm?有那么高嘛。

认错草?那就草草了事。。。哈哈哈

楼: 秋 说...

哇! 刚回来就看到ming帮妳打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广告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