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8日星期五

借来的人


四十有几,有身材有样子还有几分钱,重要的是未婚。伟是我的旧同事,当时是公司市场部销售人员,后来改行当房产经纪,我们不时还会很buddy的出来喝咖啡聊是非。

由于工作关系,伟有机会认识到各种各样的女子,然后会在不牵涉感情的情况之下,玩票性质的和她们来一两场“欢乐时光活动”。这些女子有的是伟的同业者,有的是估价师,有的是买卖房子的客人,老的少的未婚的已婚的离婚的都有,种类繁多。

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们应该明白“欢乐时光活动”的内容包含什么。时代改变,我对那不谈精神层面,只追求和满足一刹那翻云覆雨快感的现代女子的实例数据,感到错愕和惊讶。

欢乐时光的活动可以在很多地方进行,比较正式的做法是租用一个活动场地。这些场地按小时计算,需要多少小时按个人需求而定,一般每小时从10元起,非常便宜。据说这种欢乐时光场地租用率越来越高,难怪本地一家取名为《发易》的有关活动租用场地,开了一家又一家。

离题了,说回伟。一年前有一天,伟带了一位很有气质的智慧型女子来和我一起喝咖啡,女子经营一家小礼品店,谈吐幽默风趣,那次大家交谈甚欢。

后来伟和我说他对那女子动了真情,感情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我开玩笑说,很好啊,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个女人能令你动真情,原来你的心还是活着的。他却说那是一场苦恋,原来这个女子已经结婚有两个孩子,夫妇感情没问题,女子在一开始就说明把他当成是正餐之外偶尔品尝的一道“甜品”,所以他从不敢向她表露爱意,怕一说出来就是和她画上句号的时候。

有人说,一物降一物,真是很奇怪的,过去一年伟只“忠”于这名女子,一有空档时间就到那女子的礼品店去帮忙,对以往喜欢的不同对手的欢乐时光活动不再有兴趣。

前天,伟又来电邀我喝咖啡,看到他时,心中暗惊,怎么帅哥变uncle了!原来帅哥“失恋”了,他犯了大忌,按奈不住那颗患得患失的心,向心爱的女人告白,结果如他预想的一样,女子先给他进行了一轮思想教育,然后用六个字作为总结陈词:我们到此为止。

一些朋友遇到感情上的事,都喜欢找我诉说,希望听我说两句,他们说我的话很直接,有如一盆冷水当头淋下,可以让他们的思路回复清晰。

然而伟的非一般故事,多年来我只是用研究和好奇的心理去听,那刻看着眼前那个已经喝了两杯苦涩黑咖啡的中年失恋情场浪子,我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话来回应才好。

沉默了一会儿,我说:这件你喜欢的美好物品,本来就不是属于你的,在没有征得物主同意之下,你私自借来享用了一年之久,现在时间到了,物归原主,合情合理呀,你不但没有感谢上天对你的厚爱,还作痛苦状,你到底想怎样呀你?

原。来。你。是。冷。血。的。。。。他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完,然后用他情场浪子的身材拖着uncle的脚步,在发出哈哈两声之后,扬长而去。




三个字

爱情不是一道选择题
我知道那个时候 你就已经做了决定
你心里永远都有着一个相信
而我的相信 就是支持着你的相信
因为 我心里有三个字 不能告诉你

如果没有 你和他的约定
我的爱 会不会有一种权力
成为你的行李 陪着你去旅行
无论是北极 还是雨林

。。。。。

66 评论:

楼: 过路人 说...

哇!我们伟大的“伟哥”还可以了解,他比徐志摩还要徐志摩。。。哈哈哈

不过那位即有夫又有子的女人。。。玩火?一旦纸包不住火,受伤的不只是一两个人,赌注太大了,这种游戏不可以随便的 play play 。。。色既是空,空既是色。。。善哉,善哉。。。哈哈哈

楼: 熏衣草 说...

过兄,没有人玩火,晚报新明就没有那么多头条新闻写……

楼: 笔心 说...

你知道吗?
情场浪子拖着uncle的脚步也把你的“草往何处”带走了。。

楼: 熏衣草 说...

笔心,谢谢提醒,应该是歌曲来源处失灵了!

不要冤枉情场浪子啦!他这时候的心情是要听浪子的心情和拢是为着你啦之类的福建歌……

楼: 笔心 说...

不好意思,冤枉好人了。
总的一句,解铃还须系铃人。

astor 楼: 说...

No one can understand that kind of pain when you fall in love with a wrong person…

楼: 阿乐 说...

"借来的人"?
我看伟哥不是『借』,简直是偷!!!

还是奉劝伟哥别在刀锋上舔蜜了。

楼: 熏衣草 说...

~~解铃还须系铃人
笔心,这个世界上,自己系铃绑死自己的人很多,问题是自系后会不会自解。

astor,痛过就好,不要选择长痛。

楼: 熏衣草 说...

~~我看伟哥不是『借』,简直是偷!

阿乐,问题是该“被借物”本身愿意喔!感叹时代已经变色了!

楼: 过路人 说...

~~问题是该“被借物”本身愿意喔。。。

这是偷不是借,因为这女人的家人“不知道”,因此称为“偷情”也不是“借情”是吗?。。。哈哈哈

楼: 熏衣草 说...

偷来的人,偷来的时间,偷来的欢愉。。。。呵哈,明了明了。

楼: 秋 说...

呵呵! 我倒是见过“偷”自己的人……
在机场送机时,叫错了名字!

楼: 熏衣草 说...

~~“偷”自己的人。。。

秋,原来只是叫错名字而已,我还以为是被刚下飞机blur blur的人认错,莫名其妙被人“偷”了吻又“偷”了抱,哈哈!

楼: 秋 说...

“愿闻其详。。。”!!

他当着三姨太和她老母的面前叫着二姨太的小名,我听了后,眼珠子差点飙了出来,下巴差点撞到地板……

海峡客 楼: 说...

很有意思。这是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新的社会契约,也是让社会更稳定的一种社会契约。

我祝福他们所有的“欢乐时光”。世界真的在进步了,封建的枷锁已经不存在了。

真好。

楼: 过路人 说...

听过这样一则故事:
做丈夫的一直以来都称呼老婆honey,sweet heart...就是从来不呼唤他的名字,原因是丈夫也用同样的方法称呼外面的女人,这样一来就万无一失,就是连做梦也不会叫错名字。。。哈哈哈

楼: 丘妈妈 说...

我一直觉得老天是公平的,一点都不会同情这位男主角,人生中有很多故事让我们学习与释怀。。。。

楼: 熏衣草 说...

海峡客是超前卫另类一族,我想你应该是今天早报周刊吴淡如说的那个已婚男人的那种类型呵。。。。

楼: 过路人 说...

~~这是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新的社会契约,也是让社会更稳定的一种社会契约。。。

是一种新的社会契约我没话说,但也是让社会更稳定的一种社会契约。。。为什么会造成“家变”的契约会让社会更稳定。。。?

海峡客 楼: 说...

刚刚去看了吴淡如的文章。我第一次看她的文章。奇怪,这样的文章她还好意思写?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没有文采,没有新的哲理发现。

早报副刊怎么尽是这些文章?比熏衣草这篇差远了。

楼: 熏衣草 说...

~~这样的文章她还好意思写?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没有文采,没有新的哲理发现。

有些人读了不以为然,但一些感情遇到同类问题的人,读了会有当头棒喝的效果。

不适合你读,不读就是了。

海峡客 楼: 说...

……读了会有当头棒喝的效果。

哈哈,我怎么就没当头棒喝的感觉耶。

我的意思是,吴淡如也算名人了吧,写这种中学作文似的文章,对华文读者带来很不好的示范。

楼: 熏衣草 说...

~~我怎么就没当头棒喝的感觉耶。

你这句是废话,你当然不会有啦。
我的意思是,在现实生活中,像你这样有另类“智慧”的“高人”并不多呀!

丹尼爾 楼: 说...

過路人:
...做丈夫的一直以来都称呼老婆honey,sweet heart...就是从来不呼唤他的名字,原因是丈夫也用同样的方法称呼外面的女人,这样一来就万无一失,就是连做梦也不会叫错名字...

讓我想起那天文藝城的剪報18/7[亢奮叫喊的聲音]--作者 學楓

..叫人會心一笑

楼: 熏衣草 说...

没想到写博文也会尝到那种只有专业作家才有的“专利”滋味,被人“催稿”,是几过瘾一下的哟!哈哈哈!

楼: 过路人 说...

我每天会上来催一次稿,让你过一过瘾。。。哈哈哈

丘妈妈 楼: 说...

日行一善,好样的,鼓掌ing

楼: 羽翔妈 说...

我们也会每天上来监督过路人,看他有没有真的每天催稿。哈哈哈哈……

丘妈妈 楼: 说...

压力之下,有力都会没力的,不好不好。。。。

astor 楼: 说...

我也是来催稿的,哈哈哈!

丘妈妈 楼: 说...

我们有“假”过咩?

楼: 过路人 说...

~~我们也会每天上来监督过路人,看他有没有真的每天催稿。

请问谁来监督羽翔妈有没有每天上来监督过路人。。。

楼: 笔心 说...

我!自告奋勇,来监督羽翔妈有没有每天上来监督过路人。。。
那,谁来监督我??

丘妈妈 楼: 说...

大家都犯了什么法啊,要这样监督来监督去的,是贩卖“器官”吗?没有啊,我们是说着玩的,不是吗?

楼: 熏衣草 说...

笔心,大家互相监督,在虚拟网中形成一个圆(天罗地网)!

丘妈妈,你表现最好!每天按时“上菜”,不给你“监督”,给你“加油”,让你的菜越来越香!

丘妈妈 楼: 说...

有什么好,“冷菜新炒”,你没看吃的人就来来去去那“两个”,也不勉强大家来吃“隔夜菜”啦!(自己也不喜欢吃隔夜菜)

楼: 羽翔妈 说...

丘妈妈,什么吃来吃去就那两个!不是跟你说过很多遍,你家的访客每天都逾百人的吗?

楼: 丘妈妈 说...

羽翔妈,百个陌生人不如一个相熟者;我的心态是:自己的成就希望跟自己心爱的人(他可以是兄弟姐妹,亲朋好友,更甚的是有恩于我者)分享,不是默默支持我的陌生者。。。。

楼: 羽翔妈 说...

丘妈妈,不一定是陌生人,我相信你的亲朋好友也都在那百人之内,“默默”并不表示不支持,有话说的时候,他们自然会说的。

丘妈妈 楼: 说...

但愿如此,特别是文友。。。。

楼: 过路人 说...

~~“默默”并不表示不支持,有话说的时候,他们自然会说的。

对,毕竟不是个个都像我们这么“八卦”。。。其实发言也要有勇气,正如蔡老所说,就是在公共汽车上让位也要有勇气才敢做。。。

楼: 阿乐 说...

我时常上千字文学习,只在最初不懂事时留言一次,现在每次都是默默的退下,但心存感恩。

楼: 阿乐 说...

秋神,现在有稍微懂多一些些,没当初那么冲动了,还是时常会发完评论后,马上后悔!哈哈哈!

千字文,不论文章和读者们的评论,其境界对我而言都很高,不敢随意破坏整个意境。

楼: 秋 说...

“……不敢随意破坏整个意境”

阿乐,适当地给博主一点点点挑战性…… 那才有乐趣啊! 羽翔妈,妳说对吗? 哈哈哈!

楼: 阿乐 说...

~~不论文章和读者们的评论……境界读很高,

问题是,我自己的水平不够,像小孩硬加入大人们的论坛,很怪咯。搞不好扫了大家的兴就不好。

楼: 秋 说...

不怕!…… 羽翔爸有过与羽翔跟羽丰交谈的经验…… 一定没问题的……

哈哈哈!

楼: 阿乐 说...

秋神:适当地给博主一点点点挑战性……

完全同意!!!
不止千字文,好些地方我也时常想找适当的机会见缝插针,但……天衣无缝! 哈哈哈

好像无码跑,蔡深江等人的blog,知道是写得很好,个别的中文字看得懂,凑在一起就【看不懂】。

楼: 四月 说...

~我自己的水平不够,像小孩硬加入大人们的论坛,很怪咯~

阿乐,我也有这种感觉。

楼: 秋 说...

"……个别的中文字看得懂,凑在一起就【看不懂】"

阿乐,这根本不是你的问题……

好的文章,本来就应该浅白易懂,如果是人人都读不懂的文章,那根本就不是要写给人读的嘛!

楼: 阿乐 说...

四月,没关系,我也是在哪儿慢慢学,譬如那篇【我是谁谁是我】,我就读了很多遍。
~~读经千遍,其义自见~~哈哈哈

楼: 阿乐 说...

秋神,可能是for member only 吧,又难道是传说中的【神话】!

楼: 羽翔妈 说...

阿乐、四月,别这么说,我们都是“那个年代”甘榜长大的孩子,小学时喝同样的牛奶,星期一strawberry,星期二choclate,星期三原味,星期四香蕉,星期五椰子,都有同学住德光岛,都是语文教育急转弯下的华校生……哪里还有分什么大人小孩的。

楼: 丘妈妈 说...

就是咯,大家都是“地球人”,何必妄自菲薄呢?各人有各人的专长,取长补短,相互学习,皆大欢喜!

楼: 阿乐 说...

谢谢丘妈妈鼓励,不会妄自菲薄啦,只是先认清自己的短处,赶快恶补。

丘妈妈写文章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赞!!!

楼: 熏衣草 说...

丘妈妈,羽翔妈,不要在这里聊了,我的新菜上桌了,请到隔壁入座慢慢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