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3日星期五

慑人歌声


天傍晚时分,与友人到纽顿小贩中心吃饭,我们坐在入口处附近的户外大伞下用餐,那氛围,很有悠闲感觉。

忽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吉他声,一把浑厚感性的男声唱起一首英文老歌Crying in the rain,然后是日文歌Sukiyaki。。。好听的歌声,意外的惊喜,那顿晚餐,吃得很满意。

晚餐吃完,心情出奇的好,走到出口处,看到原来唱歌的人是一位盲者。

这时,他又开始唱起另一首歌, 歌词依稀是这样:我时常一个人独自彷徨 ,也时常一个人独自流浪,我希望你能回心转意,再像从前那样的爱我。。。。

从没听过这首歌,他唱得有点苍凉,我们在他面前的箱子放了一些银角,然后不约而同的站在一边,把这首歌听完。

一曲完毕,本打算起步离开,怎知一小段吉他过门之后,他嘴里又幽幽怨怨的吐出“I can tell by your eyes that you're probably been crying forever。。。”

Oh!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是当年常听的一首歌,我和朋友相视一笑,于是又停住了脚步。。。。

余音还未来得及绕梁,他又唱了:“ I heard he sang a good song, I heard he had a style, and so I came to see him to listen for a while。。。。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Oh!please!

28 评论:

楼: 熏衣草 说...

新怡,删了刚才的留言,最近自杀的例子不少,还是不要乱讲话的好。。。。

楼: 笔心 说...

熏衣草,
很高兴妳写的这一篇,妳写了我很想写的,但一直下不了笔。。

每次去附近的小贩中心,早上傍晚也好,如果碰到他,我的心情是分外的亮丽,他的歌声,可以摄入人心,从60年代到今天的“一人一半”的新老歌都难不到他。。他的吉他。。


I don't want to sleep alone...
月亮代表我的心...
Oh! Please~

楼: 云雨诗 说...

熏衣草,
那首沧桑歌是“做你的爱人”歌手:饶天亮我把歌词转载给你。

我时常一个人独自彷徨
也时常一个人独自流浪
我希望你能回心转意
再像从前那样地爱我
我知道你不会把我遗忘
也不会抛弃我独自飞翔
我时常留恋在你家门前
盼望你能够看我一眼
我一生中最爱的人
我醒来梦中还是你的样子
可不可以再爱我一次
让我学会做你的爱人
我生命中最爱的人
请不要拒绝心中火热感受
可不可以再爱我一次
做一个幸福的女人

楼: 秋 说...

熏衣草,

在网上听过这首歌的原唱后,现在深信妳所讲的…… 他的唱功一流,竟然可以把这么一首歌唱得如此动人!

~闪

楼: 秋 说...

我讲的是,那一位在纽顿小贩中心唱歌的盲者,能化腐朽为神奇,真了不起!

楼: 熏衣草 说...

你的意思我明白。

但我说没有感觉的意思是,原唱唱不出感觉的歌,盲者却唱出感觉。。。

楼: 满天星 说...

“原唱唱不出感觉的歌,盲者却唱出感觉”
没什么好纳闷的
有时,少,未必是不好
少了某个感官
反而更珍惜仅有的
也许少了视觉的“阻碍”
反而更需用心体会感悟
所以更能唱出感觉

能唱出生命的歌的人
必须经历生命的洗礼

嗯,满天星个人观点啦,呵呵...

不过,
嗯...
杀人的歌声,好像一听就死
而人死后,怎么还会有感觉?
不如,杀人不如伤人
后者表面轻微无碍
其实更具杀伤力
更是难防难治

呵呵

楼: 过路人 说...

同意满天星的看法
《杀人歌声》题目有点误导,虽然你是针对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这句话并没有杀人,而是有折磨人的意思
但《伤人歌声》也无法突出主题。。。
《慑人歌声》?《盲人之歌》?
哈哈哈。。。还是那句老话,你自己看着办。。。

楼: 熏衣草 说...

满天星,“杀人”的歌声,意思还可以解释为好听的歌,让人有“死而无憾”。。。如果用“歌声”伤人,呃。。让人痛苦的事,“折恶”哦。。

过散,阿罗,我已经自己看着办了涅!阿里咖剁果塞以麻死,哈哈。

楼: 过路人 说...

阿罗,既然你是自己看着办了涅!就不必阿里咖剁肉麻到死。。。哈哈哈。。。

楼: 满天星 说...

“死而无憾”
突然想起
希腊古典故事中
常提到
航海的水手
被美人鱼的歌声吸引
而航向死亡
...

楼: 羽翔妈 说...

希腊的神话故事,为什么总是浪漫得杀死人的?窒息ing....

楼: 熏衣草 说...

T君,同意。。

小园丁,欢迎光临。我也去妳家逛了一下,很喜欢妳的花花草草,尤其是那第二代满天星。。

满天星,快过去小园丁那儿看看。。

楼: 满天星 说...

谢谢姐姐的介绍

小园丁,小手精,
花花世界迷人万分,
满天星流连而忘返。

喜欢的,倒是面向阳光的那朵,呵

...

楼: 满天星 说...

“越南人种田,
柬埔寨人看稻米成长,
而寮国人,连看都懒,
只竖起耳朵,
听着青翠的秧苗,拔高,成穗…”

祝薰姐姐,
一边品茶,一日好心情。

楼: 熏衣草 说...

哈哈,那天忘了带菜头去,所以没有“哦勒”大虾。。

楼: 羽翔妈 说...

熏衣草,梁文福今天《遇见一朵花》,快快去看那朵充满天趣的紫花,会不会就是你?:)

楼: 熏衣草 说...

上星期我又在我那区的购物商场遇见了他,他和太太在我面前走过。。。我和往常一样,没有让他知道我在看他。。。这样子,我就可以看到才子最真最自然的部分了,呵呵

楼: 婷婷 说...

同意,记得很多年前在地铁站,有个盲侠在那里卖唱,他的歌声,吸引了很多人,甚至有许多人都做在梯级上听他唱完一首有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