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9日星期一

忙中作乐

001

产经纪的私人助理这份兼职差事,工作量变得越来越多。

刚开始只是负责接听卖房广告登出之后的来电,协调买卖双方的看房时间。

后来,也学会了替要买房子的客人,找寻他们所需要的新房子,然后一样协调买卖双方的看房时间。。

先从报纸的房屋待售广告和专门提供给房产经纪使用的收费网站,找出适合买家要求的房子,然后一一打电话询问有关待售房屋的资料。

以前人家打电话来询问,我都是很耐性的重复回答大同小异的问题,觉得那是很基本的工作。

轮到是我打电话给人询问,呵呵,没想到十个电话中有一半会是这样子的。。。

“嗨!请问您登的兀兰大牌123的。。。”

对方以急促的语气中断我:

Sold!Sold!” 然后电话嘟嘟~。

不然,对方会这样说:

“估价250K!叫价260K!

“那请问今晚7点可以看房吗?”

Text me text me!” 然后电话嘟嘟~。

没想我遇到的都是大忙人。在当前这种时局,忙,是好事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我的“老板”来电:

“我现在和客人在HDB,不方便讲话,你打这个电话给这个客人,她的房子已经讲好要给我卖了,她刚才一直打来我没有空接,妳看她到底要问些什么?”

接电话的是一个安娣,听到我的声音,语气居然好像找到救兵那样。

“小姐,我家的门被阿窿拨漆,我隔壁安娣的儿子欠阿窿钱,阿窿却跑来拨我家的门。。。”

“安娣,妳报警了吗?”

“警察已经来录口供了。不过,我现在越想越生气,请妳帮我叫报馆的人来,我要报纸把这件事登出来给大家看。。”

“。。。。”

客人最大,只好照办。

不过,这种事我也没有做过,首先在家里旧报纸堆找出一份晚间报纸,照着上面的热线号码打去,对方很客气的说:

“请你把照片MMS给我们,还有给我屋主的电话,我们了解情况之后,才决定要不要采访。”

两小时后,安娣来电:

“小姐,请妳帮我催一下那个记者,到底几点会来咧,他刚才叫我先不要清洗等他们来拍照,如果太迟来那些漆会“吃”到门上和地上,到时很难洗的。。”

又两个小时后,安娣再来电:

“小姐,记者刚刚走,现在我要下楼买清洗工具,请问你呵,那些漆要用什么药水洗才会掉?”

还好现在阿窿已经不再挂猪头,不然如果那个安娣事后问我,那个猪头应该要焖好还是红烧好的话,我会马上晕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个礼拜,另一位房产经纪朋友给我看了几张他在客户家拍的“拨漆艺术”照。通常这种“拨漆艺术”只单单用红色,而这户人家门上“获赠”的“艺术画”却有红、蓝、黄、米四种颜色(上图左二)

想象一下, 现在抓阿窿的“风声”这么紧,阿窿跑腿要偷偷摸摸拿一罐红漆,走到指定的门户,四处看看有没有人,然后够狠够准的把红漆一拨,拔腿就跑。

四种颜色,无论在成本、时间效益和风险程度上,阿窿都应该不会指示手下这么做。

唯一可以想到的原因,就是这个阿窿请的拨漆“专人”可能当年是读美术科,后来“怀才不遇”沦落到做阿窿跑腿,在进行“拨漆”任务时,冒险满足一下“画欲”。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 评论:

楼: 笔心 说...

这份差事挺有挑战性的~
也能认识不同阶级的人。

不能用贴图功能。。我昨天也碰到酱的问题。
后来等等一下,又可以了。。

妳这篇写得很有趣。

楼: 熏衣草 说...

笔心,这份差事我挺喜欢的。

这篇文章昨日已写好,但不能贴图,隔了一夜以为会可以,怎知都不行。。刚才秋帮我左试右试了也不行。。

秋,nice talking to you!

楼: 俳优 说...

感觉上你的工作很紧张,你碰到的人物真是包含所有三山五岳,五湖四海,形形色色。。。

你应该亲自下去拍那些“艺术”照放在网上让大家欣赏。

楼: 羽翔妈 说...

晕倒ing...原来房屋经纪助理需要这样 multi-tasking的,吓坏人!
不怕,不怕,助理是打不死的蟑螂,不会被打倒的。
~~闪~~

楼: 熏衣草 说...

俳优兄,
~三山五岳,五湖四海,形形色色。。。
这些话让我想起以前曾经被一个朋友拉去给一个台湾大师看紫微斗数,大师说我:朋友一大堆,三教九流样样有,一批新人换旧人~

~亲自下去拍那些“艺术”照
不是吧!


羽翔妈,妳!

哈哈哈~

楼: 小路 说...

哈哈哈。。。洗翻你的猪头笑话,看来我还会在梦里笑个不停。

楼: 阿乐 说...

与你分享个方法:告诉安娣,报章登载后就只能等艺术家来买了,哈哈哈。

楼: 熏衣草 说...

~报章登载后就只能等艺术家来买了~

阿乐,对对对!哈哈哈。

楼: theresa 说...

呵呵,那门很有抽象绘画的感觉,对我而言,还舍不得清理呢。(可能是你拍得比较好看?)

楼: 熏衣草 说...

theresa,
我只是切取照片中门的一部分来“示众”。。呵呵。

薰衣草夫人,
苦中作乐,我最厉害~

楼: 满天星 说...

姐姐还好吗?

今天假日,路过问候问候

接下来的日子,好像会越来越忙,
不过
想想自己终于熬过三年的合约
希望接下来
自己的路
以自己的方式走

希望姐姐幸福愉快!

:)

楼: 熏衣草 说...

满天星,
终于熬过三年的合约,那现在是自由身,或是暂时继续原有的工作呢?不管妳选择哪条路,我都祝妳越忙越快乐~

楼: 满天星 说...

姐姐,
谢谢您。
井底蛙的星,带着渴望又害怕的心,准备出发。
星会一步一步地走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