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4日星期二

自作多情



回说到, 当年上夜校、图书馆和联络所的期间,前后共发生了五次“情事”。

写过了马国秦汉、小麦和Colin,就还剩两个了。

话说当时我们一群女生,每周两天放工后,会到联络所做一些健身运动或是跑步,时间久了,我们和当时的联络所长开始熟络。

所长看我们如此活跃,于是邀请我们参加成为青年团的会员。在一些青年团聚会上,我和同事认识了不少团里的青年领袖。

有一位比我年长约7、8岁,中英文都很好,在银行当主任的柳君和我特别好谈,后来他还拉了所长加入我们每周两次的跑步活动,每次跑步时,他几乎都是选择与我肩并肩的同步跑,而且每次都是远远的落在其他人之后,造成其他抵达终点的人,包括所长,频频作弄我们。

后来,我和柳君被团友选中,代表我们联络所青年团,参加一个华语演讲比赛,于是,我们又多了一起练习演讲的见面时间。

一次,练习完毕,他约我去看一套当时叫好叫座的大制作电影九点场,那套电影刚好我已经约好了一位同学一起看,于是就老实的对他说,但心里头却希望他会另选一套来看,结果他没有。

又有一次,他告诉我,我穿的洋裙后面的装饰蝴蝶结松绑了,然后他说:我帮你结好它。

他的这些行为细节,让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我的同事们也都是这么说的。而我也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

终于,演讲比赛的日子到了,所长要我们在联络所会合,然后一起前去参赛地点。

那天,穿上指定的套装,来到联络所的办公室集合,发现除了柳君和所长外,办公室里面还多了一位陌生女子,女子没有看我,也没有人介绍她是谁,我们一行四人往停车场一起乘坐所长的车出发,所长叫我坐前座。

一路上,所长不断和我讲话,坐在后面的柳君和那女子却很安静,直觉告诉我, 那女子是柳的女友。

我和柳与其他参赛代表被安排坐在前排,所长和女子坐在后面观众席。

我希望他说些什么,但他从头到尾只是眼望前方,没有说一句话。

复杂的心情影响了我的演讲表现,很幸运的是没有影响我的记忆,我在台上麻木的快速的一字不漏的把稿念完,鞠躬下台。

时间过得很慢,我想快点离开现场。

好不容易等到散场,所长马上出现在我眼前,说了些赛后评语和安慰的话。

这时,柳带着那名女子朝所长走来,说了一句:我们有事先走。也不等所长回应,转身就走了。

所长用抱歉的眼神和语气对我说: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他有未婚妻。

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回到家的,我在家静静的坐着,直到起伏的心情回复平静。

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

从那天起,我没有再去那间联络所。

8 评论:

楼: 羽翔妈 说...

从文字的叙述就知道你不是自作多情。
所有有未婚妻、女朋友或妻子的男人,如果在和别的女性相处的时候界限不画得清清楚楚,全都是故意的!
哼!唾弃ing......
你不再去那个联络所是正确的!这种瘟神应该离得越远越好。嘿嘿!

楼: 俳优 说...

这位柳梦梅也真是的,未婚妻。。。未昏就想要欺骗。。。呵呵呵

楼: 笔心 说...

妳平铺直叙的诉说了妳其中的恋情。
好像还没什么开始就结束了。。
但知道妳受了一点的情伤,虽然妳没哭。

要谢谢他,至少我可以读多一段妳的恋史;
也要谢谢他,让妳遇到了妳现在的真命天子~

楼: 小路 说...

哈哈!你的情史,还好在还没有搞清楚前就结束了,不要难过, 坏的不去好的又怎能来呢?

楼: 笔心 说...

熏衣草,

~从那天起,我没有再去那间联络所

~那,这两天里,妳又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