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9日星期一

阳澄湖边


京之后坐火车到苏州,窗外偶尔出现一两幅江南美景。

苏州第一晚,老公的生意伙伴请我们吃阳澄湖大闸蟹,我以为是在市区内的餐馆用餐,结果车子开到了阳澄湖边的一家农家餐馆。

老公叫我跟着他的朋友到外边选蟹,我以为是像我们这里的海鲜馆那样从玻璃缸中挑选,原来外边是指餐馆外边的湖边,外边天气有点冷,我们跟着餐馆老板娘走过一条不算短的木板道,来到大闸蟹的“住宅区”。

前两天在《我报》读到一段新闻,说黄埔有一家专卖烧烤螃蟹的店家被人投诉说没有“善待”他的螃蟹,让蟹们住得太挤迫。哎呀!新加坡寸土如金,人都挤成一堆,何况是蟹呀?

和人一样吧,应该是有同蟹不同命的说,让我带大家看看遥远的一方,蟹在成为美味佳肴之前的居住环境。











壮烈上桌,谢谢你们!

15 评论:

楼: 嘿嘿 说...

横行八道一当先
穿上红袍成湖鲜
铁血将军不畏死
五脏庙祭贵人殿

哈哈哈~

楼: 嘿嘿 说...

横行八道阳澄边
穿上红袍当海鲜
铁血将军不畏死
五脏庙祭贵人填

哈哈哈~

楼: 嘿嘿 说...

喂,楼上的!你回来了?怎么没请我们一起去吃不肥!?哼!

543 楼: 说...

仙姑吃蟹还挺幽默一个的。

天堂再见小路和嘿嘿,可怜的蟹又要被当成不肥,祭贵人的五脏庙,冲回人间?

楼: 熏衣草 说...

嘿嘿,

什么时代了呀?还家家户户来通知,我有雷达系统设备的ok。~哈哈

楼: cindy 说...

薰衣草,你真有口福!
可是。。。做大闸蟹好无奈~~

(大闸蟹不大酱小滴?北海道的比较大吧?)

楼: cindy 说...

哎呀,忙着用眼睛吃大闸蟹,忘了正经事。

圣诞快乐!
黑皮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