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2日星期日

路旁雨树


雨树,知道这树名,是在很年轻时认识一位笔名叫小贝,文章写得很好的朋友。他在当兵的年龄就已经出版了一本书,书名早已忘记,只记得里面很多篇文章都提到雨树,觉得这树的名字和书中的女主角一样美。

后来有一次,和当时的几位同事坐车去杨厝港,车子忽然转入一条马路,两旁雨树的树枝向路中央伸展,几乎相互碰到形成一个天然拱门,阳光透过树枝婆沙在马路上,其中一位同事喜欢诗词,当场念了两句陶渊明的: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意境之美,至今难忘。

有中国来游玩的朋友,老套的问他最喜欢什么?他说很喜欢新加坡的雨树,啊~我感到惊讶!他继续说,旅游车上,导游介绍:这里有一种树,早上七点准时打开,水从打开的叶片滴落,下午四点叶片关闭积蓄水分,这种树叫做雨树。。。。


30 评论:

楼: 过路人 说...

我还以为你这种形的女人比较喜欢相思树,数红豆,吟红豆词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

楼: 阿乐 说...

顺便介绍本地的另一个特色,也是早上七点多打开,但十点左右就关了-----ERP 哈哈哈!
不过,还是雨树比较有诗意,赞成!!!

楼: 熏衣草 说...

过兄,那是我下一篇要写的,还想要请秋准备一下,轰灰灰的一颗红豆,给你说穿,不好玩了,哈哈。

楼: 丘妈妈 说...

久了,都会有默契,你觉得吗?常常都是不是你说了我的话便是不约而同的说出。。。

楼: 熏衣草 说...

是呀丘妈妈,我们这班格友就好像你说你以前的文友一样吧....

丘妈妈 楼: 说...

马上应验,正是如此,我已经把你们变成他们了,我也把你想象成其中的一个文友。

楼: 蝌蚪 说...

哇,这里也吟诗呀?

“明月斜。秋风冷。
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落日斜,西风冷,
幽人今夜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熏衣草,上述是我作弊送给你的。
没有雨树,只有梧桐影。。请笑纳^^

astor 楼: 说...

路旁雨树我喜欢
吟诗作对却不会

‘七言绝句’两行,小小心意,也请笑纳,哈哈!

楼: 过路人 说...

还想要请秋准备一下,轰灰灰的一颗红豆...

我用了《葬花辞》,把《红豆词》留给你。。。哈哈哈

楼: 熏衣草 说...

‘年纪轻轻’的秋已经说了,‘老老的歌’他无能为力....哈哈。

楼: 过路人 说...

词:曹雪芹 梁文福曲:梁文福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
忘不了新愁与旧愁

咽不下玉粒金樽噎满喉
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
展不开的眉头挨不明的更漏
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
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今日一曲相思红豆
不为你们那个消瘦
年少轻狂为你谱的新愁
他日你们还记的否
痴情笑我爱强说愁
蓦然回首春华已过
才子佳人神话代代依旧
菱花镜里白了多少少年头
喔…………
喔…………

楼: 熏衣草 说...

嗦哩,只听过老老的那首,不知道你们的偶像有唱....可以弄来听听吗?

楼: 熏衣草 说...

记性不好,原来我有听过。当年新谣歌手的出品几乎都买。

楼: 羽翔妈 说...

梁文福恐怕要比秋大个两、三岁。不过他哪里会老,文福是不老的传说。呵呵……

楼: 羽翔妈 说...

熏衣草,可见你不是我们那个年代的啦,不然肯定不会不知道文福这首。

楼: 秋 说...

我从小就听他的歌…… 我最早听的中文歌就是新遥了……呵呵呵!

楼: 熏衣草 说...

梁文福,1964年生于新加坡。毕业于公教中学、华中初级学院。1988年以中文系第一名和文学院第一名考获新加坡国立大学普通学位,1989年获荣誉学位,同年获研究奖学金,1992年获文学硕士,2006年获研究奖学金于南洋理工大学中国文化于语文系攻读博士学位....

楼: 四月 说...

是咯,梁文福才小我一两岁而已,想当年,我参加大巴窑吉他club,常常都常唱新谣歌。

楼: 羽翔妈 说...

哇~~~好漂亮哦!偏厅扩建了果然不同凡响,那缸金鱼更美了,一定会带给你好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