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

偶然想起


学生时期,除了喜欢过曹雪芹的红豆词,喜欢皱起眉头强说愁之外,也曾经喜欢过徐志摩的现代诗。

现在想想,原来年轻时就已经养成这种性格,这个喜欢一点点,那个也喜欢一点点,都是轻轻的喜欢,把喜欢的东西都当成酒,浅尝即止。

自从喜欢上写格文之后,才发现以前那种“花心”的不专一习性,在我的格文里“险”露无遗。

记得有一次向老子先生借了六个字放在格文里想要表现一下,遇到有格友问,“请问你那老子的六个字是出自何章节?”,这下惨,嘴巴成O型,老实回答,“断,断章!”

写一颗红豆说到红楼梦,格友过路人引经据典文笔流畅,和羽翔妈你一言我一语有来有去谈到有龙又有风,又一下,嘴巴成O型!真不好意思,自己是有读过啦……一本、一遍,除了男女主角的名字和红豆词之外,发现脑档案中全无有关记录,呵呵。

说回徐志摩,是因为喜欢他写的现代诗“再别康桥”里的两句经典“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觉得这个男人很潇洒。

爱屋及乌,当时去找了徐志摩的作品来读,“八卦”一下一代风流才子的爱情故事。

眨一眨眼扫描一下脑中档案,这次还好,除了男主角徐志摩和他生平的三个女人,张幼仪、林徽因和陆小曼,男配角梁思成和他的父亲梁启超等一连串的名字之外,还有这首,“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16 评论:

楼: 熏衣草 说...

羽翔妈,脑海里唯一有save住关于郑愁予的,就只有下面三行:

。。。。。。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秋:印度风?陈秋霞

楼: 羽翔妈 说...

印度风啊?哈哈哈,没想过哦。
这首,我好像看过youtube有陈秋霞自弹自唱,她秀了一下她的钢琴,好棒!

楼: 过路人 说...

说老实的,或许我对唐诗宋词比较有偏爱,我不大喜欢新诗,即使是新诗我也比较赞成像闻一多的《死水》那样的作品,在用韵上基本遵循古诗隔句相押,平仄相间的样式。。。虽然比较喜欢古诗,我的心可还年轻哦。。。哈哈哈

楼: 熏衣草 说...

过兄,那还好,隔着的那条龙沟不至于太深,可以一跳就过,哈哈。

楼: 丘妈妈 说...

新怡,你也太谦虚了吧,你用先行离开,那我不是要连跌带跑吗?

楼: 新怡 说...

謙虛,沒。

讀書的時候,已經沒有了曹雪芹、徐志摩,也沒有紅樓夢。

或許,教育方針不一樣吧! 而且,以前中學的時候,很好玩,沒有將書讀好,所以到了今時今日,還在讀書。。。 (惡補也)

身邊的朋友都說,如果以前念書(中學)的時候,我有現在的一半用功就好了。

楼: 羽翔妈 说...

《死水》,中三文学课本里有,但是背过就忘了,还是另一首臧克家的《老马》“实用”一些,每次考试前K书K到惨得不得了的时候,就念一下:

总得叫大车装个够
它横竖不说一句话
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
它把头沉重地垂下
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
它有泪只往心里咽
眼里飘来一道鞭影
它抬起头来望望前面

……然后,咬咬牙鞭策自己继续K书下去。

楼: 熏衣草 说...

新怡,我上学时,很多时候也都是靠“阿尬阿尬"混过去的......哈哈!

羽翔妈,我属乐观派,苦的事情,咬紧牙关,一过了关,就丢了忘了算了。

楼: 秋 说...

难怪这首歌唱到第二句:“偶尔投……”时,舌头都打结了! 哈哈哈!

楼: 丘妈妈 说...

今晚就把旗袍烫一烫,头发嘛,就明天才set了,怕今晚辗转难眠弄乱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