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4日星期日

最近很忙


近很忙,与我的工作名称,肥懒蛇,真是一点也不符合。

肥懒蛇,就是Freelancer,哈哈。

今天下午要出城去,到PageOne找一些关于手上要做设计的资料,然后去国家图书馆,然后约了一位N年没见面的朋友喝咖啡。

对我来说,去一趟书店,沾一身书香;或进去咖啡馆,沾一身咖啡香,都同样会起着清脑醒神的作用。看一篇写得好的小品,看路过一个打扮潇洒的帅哥,看树上飘下的落叶,感觉也都是美好的。。。。

星期天,你们都在做什么呢?

格友们,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星期天。

47 评论:

楼: 羽翔妈 说...

啊哈,原来你是肥懒蛇啊?肥懒蛇如果忙,是一件好事来的哦。
你讲到我心很痒,家庭主妇,应该也可以兼当肥懒蛇hor?好过在家当蛀米虫,对吗?

楼: 过路人 说...

千呼万唤始出来。。。以为会有一碗热腾腾的汤,上面还会有一点点地“春”,结果只是一杯卡灰卧歌颂嗅呆(coffee O kosong siew tai)。。。抱着没鱼虾也好的心态,慢慢的品赏。。。希望“别失望”(PageOne)里头的小品,帅哥和落叶会带来惊喜。。。

楼: 秋 说...

熏衣草,你要时刻注意书店的窗外,有没有一个过路人,打扮得潇潇洒洒,在落叶间……晃来晃去~

哈哈哈!

楼: 满天星 说...

这个周末绵绵细雨,
不仅想起以下一句: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忙里偷闲的感觉,
总好过游手好闲!

呵呵!:)

楼: 四月 说...

问:星期天,你们都在做什么呢?

答:星期天,早早起身喝杯咖啡,然后上教堂,到NTUC选购填货,烫制服(一共20套),一天就这么过了,很平凡。

楼: 羽翔妈 说...

20套!!!!晕倒ing......
为什么会这么多啊,如果要熨这么多套衣服,我会每天希望“星期天不要来”。呵呵。

楼: 羽翔妈 说...

我答:
星期天早上:上巴刹、吃早餐、熨周日没熨玩的衣服、陪孩子看“乐乐窝”(《我的好友我的妈》,特别好看)
下午:回娘家。在妈妈家待一天。

楼: 秋 说...

我啊! 看完一到十五集的【溏心风暴】之【家好月圆】

楼: 阿乐 说...

星期天上午忙星期六没忙完的事,下午上网,小睡一会,就吃晚餐,看奥运闭幕礼。

楼: 熏衣草 说...

昨天很迟才回家……
本来是要看奥运闭幕礼,出了门就“hong xim”,居然忘了。

楼: 丘妈妈 说...

外面的诱惑是很大滴,你不只“hong xim”还“hong soh”呢,哈哈哈!

楼: 阿乐 说...

哇!熏衣草,丘妈妈,
虽然你们都不是福建人,但如果单看你们的福建话,简直就是老福建的水准了。

楼: 羽翔妈 说...

阿乐,小意思啦,“我们那个年代”的人,随便随便都会三种。呵呵呵呵……

楼: 丘妈妈 说...

阿乐,你看得懂,也表示你也是“同代人”咯!羽翔妈,我们是“罗杂示”的孩子,每样都懂,没一个专,就是自家的方言还可以!其实也不错,“参着用”,孩子听不懂,蛮好玩的。

楼: 羽翔妈 说...

丘妈妈,don't play play,我猜阿乐是正宗的福建人。
很替现在的孩子惋惜,他们连自家方言都听不懂。
羽翔、羽丰在未入学前,我们如果讲话要她们听不懂,就讲英语,现在羽翔听得懂了,只能用在羽丰身上,以后,羽丰也上学了,我们要讲“悄悄话”,就变成要讲福建了。哈哈哈……

楼: 阿乐 说...

丘妈妈,你猜对了,是【同代人】,还在这里写评论的不可能是【古代人】哈哈哈。

羽翔妈,是的,我是福建人,其他方言我不会说,顶多简单的还能听懂一点点。

楼: 熏衣草 说...

~~其他方言我不会说,顶多简单的还能听懂一点点。


羽翔妈,那就好办了,以后如果有些话要阿乐听不懂,我们就写广东话嚟虾佢,哈哈。

楼: 丘妈妈 说...

唉,有什么好叫屈的,还不是大人的问题,是我们没坚持自己的方言灌输给下一代,能怪谁?

楼: 丘妈妈 说...

阿乐,我们都是“古早朗”。熏衣草这么坏,我们不要跟她好,看不懂的广东话,不必回应,可以休息,更好!

楼: 阿乐 说...

哈哈哈,丘妈妈,我一直都是半退半休,挺写意的,草 妹年纪轻不懂事,丘妈妈你也别介意了,:)

楼: 熏衣草 说...

~~我们不要跟她好。。。

哈哈,这句话让我想起以前读小学的时候,不要好就在桌子中间用粉笔画一条线,或是把书包放在桌子中间,丘妈妈,两个选择你选哪个?

楼: 熏衣草 说...

慧慧,虽然不同国度,原来我们小学生活都雷同,连说话口气都一样。。。哈哈!

楼: 丘妈妈 说...

阿乐,做“妈妈”的心胸一般都会比较宽厚的,你没看我只是不要跟她好,并没有跟她绝交啊!安啦!

熏衣草,年代久远,也不记得有没有玩过这个游戏,待记起才告诉你好吗?

楼: 羽翔妈 说...

是咯是咯,我们那时也是讲“假假”跟她好之类的话。哇哈哈哈,原来这么小就会做假,我们还是别讲人家唱歌对嘴了啦。
丘妈妈,我说我“惋惜”,没有说我“叫屈”,的确,家长是要负很大责任滴。

楼: 新怡 说...

“Get Out”

看完留言后,第一個想到的字就是“Get Out”,但,我絕對相信當小的時候我說出口是根本就不懂“Get Out” 的意思。

楼: 熏衣草 说...

四月,忘了和你说,对于你要烫20套制服,我也很“惊讶”。。。

满天星,你最新格文里的秋千照片,是你拍的吗?很喜欢,勾起童年往事,我小时候荡秋千曾经跌破前额。。。还有之前那张懒猫的照片,我也很喜欢,也是你拍的吗?

楼: 新怡 说...

回薰衣草:
是滴! 還在打包中。

剛才想到另一個假假不要跟你好的字 “za ga ri"
有誰知道這個?

楼: 丘妈妈 说...

四月的数学题我会解,很简单,一天一套,五天五套,一家四口,五四二十,刚刚好,多了是肮脏猫,少了就懒惰猫(没有换),等四月下班后再给大家答案!

楼: 熏衣草 说...

哈哈,我的头脑直,以为20套制服全属四月一人的,忘了她两个儿子的校服也是制服……

楼: 秋 说...

熏衣草,你的电脑还好吧?

嗐~
假作真时,真亦假,
真作假时,假亦真!

楼: 新怡 说...

慧慧:
可能吧。
剛才和小學同學游泳,也說了這個。
轉眼,哎。。。 時過境遷了。

楼: 满天星 说...

熏衣草:
不好意思,无意误导,
除了photo album 里的照片是自己拍的,
其他与格文附录的照片多数是四处寻找到的。
www.tucoo.com 是我常去“逛”的图片网站。

虽希望全出自自己的手,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们会不会因为这样,就不跟我好呢?:p

楼: 熏衣草 说...

满天星,不会不好意思啦,因为我好像看过你写你的工作是与摄影有关,所以才会这样以为。。。

跟你相比,我们哈哈哈...,今天天气很好呀!

楼: 笔心 说...

哈罗,草妹,起床啦!
雨天的早晨,夹着昨夜的梦,特别的甘甜吧?

楼: 熏衣草 说...

是呀,很甜。。。不过没有你叫我草妹来的甜,哈哈!

楼: 熏衣草 说...

在早报网看到以下这段话,贴出来与大家分享与共勉。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教授——

我有一句话送给中国的媒介,一个主流大气的媒介应该是什么样的?就是在情绪上也要实现平衡,当大家都高兴的时候,就是大家笑的时候你不要让大家笑得狂妄,如果大家因为这件事情哭的时候你不要让大家哭出沮丧,而应该让大家在沮丧当中还看到希望。

楼: 笔心 说...

喻国明教授的一席话,点睛画龙,不卑不亢。

我在熏衣草的熏香里常看到喻教授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