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5日星期五

明镜非台

一位芒果安娣在我的部落格留言,并在她自己的部落格写了一篇格文,“用心良苦”一再提醒我在接受别人称赞自己“美不美”之前,一定要学她那样,先照照镜子。

一个人的长相,除了感谢爹娘之外,只能遵从天意,我们无法改变。

长得不怎么样,并不是我们的错,但是如果我们披头散发出来吓人,那就是我们的错,也是非常没有礼貌的行为,现在你们应该明白set 头发的重要性了吧。

说到镜子,就让我想起一个佛家的故事。

在南北朝的时候,佛教禅宗第五祖弘忍大师,手下有弟子五百余人,其中翘楚者当属大弟子神秀大师。神秀是大家公认的禅宗衣钵的继承人。

弘忍渐渐的老去,于是他要在弟子中寻找一个继承人,所以他要徒弟们都作一首诗,看谁作得好就传衣钵给谁。

这时神秀很想继承衣钵,但又怕因为出于继承衣钵的目的而去作诗,违法了佛家的无为而作的意境,所以他就在半夜起来,在院墙上写了:

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意思是,要时时刻刻的去照顾自己的心灵和心境,通过不断的修行来抗拒外面的诱惑,和种种邪魔。是一种入世的心态,强调修行的作用。而这种理解与禅宗大乘教派的顿悟是不太吻合的,所以当第二天早上大家看到墙上这首诗都说好,而且都猜到是神秀作的而很佩服的时候,弘忍没有做任何的评价。因为他知道神秀还没有顿悟。

当庙里的和尚们都在谈论这首诗的时候,被厨房里一个不识字的火头僧慧能禅师听到了,就说写诗的这个人还没有领悟到真谛啊,于是他自己又作了一首诗,央求别人写在神秀的诗旁边: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这首诗很契合禅宗的顿悟的理念。是一种出世的态度,世上本来就是空的,看世间万物无不是一个空字,心本来就是空的话,就无所谓抗拒外面的诱惑,任何事物从心而过,不留痕迹。这是禅宗的一种很高的境界,领略到这层境界的人,就是所谓的开悟了。

弘忍看到这首诗,听说是慧能写的,于是叫来了慧能,当着他和其他僧人的面说:写得乱七八糟,胡言乱语,并亲自把它擦掉,然后在慧能的头上打了三下就走了。

这时只有慧能理解了五祖的意思,于是他在晚上三更的时候去了弘忍的禅房,在那里弘忍向他讲解了《金刚经》这部佛教最重要的经典之一,并传了衣钵给他。

他为了防止神秀的人伤害慧能,让慧能连夜逃走。于是慧能连夜远走南方,隐居十年之后在莆田少林寺创立了禅宗的南宗。而神秀在第二天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曾派人去追慧能,但没有追到。后来神秀成为梁朝的护国法师,创立了禅宗的北宗。

128 评论:

楼: 羽翔妈 说...

沙发~~~
《天外飞仙之仙女下凡篇》出炉了,掌声鼓励鼓励。

楼: 秋 说...

熏衣草,

你“失踪”了几天……
原来是要逃避“江湖追杀”啊!

楼: 熏衣草 说...

羽翔妈,都说明镜非台了,你还仙女下凡,快调低调调,哈哈!

秋,江湖的事,真是身不由己啊~

楼: 阿乐 说...

江湖的事,真是身不由己
但秋神算得可真准啊,果然是:
日期:月圆之夜(今天刚好是十五)
地点:紫禁之巅
但愿今晚别下雨,不然屋顶很滑,哈哈哈!

楼: 丘妈妈 说...

熏衣草叫我来照镜子,我得告诉她,从小是照“井水”的,所以一直都有不清不楚的美,哈哈哈!

楼: 秋 说...

羽翔妈,

如果我说是『裘千丈』呢!

那裘千尺是谁,谁又是她老公『公孙止』??

楼: 丘妈妈 说...

“不清不楚”的美跟美得“不清不楚”,很大的差别哦!你看着办吧,哈哈。。。。。。

楼: 过路人 说...

~~你“失踪”了几天……
原来是要逃避“江湖追杀”啊。。。

不,应该是闭门修炼,已经达到“顿悟”的阶段。。。

楼: 过路人 说...

~~顿悟了四大皆是空。。。

我也“炖糊"了裤袋皆空。。。

楼: 新怡 说...

薰衣草:
由于受到來路不明的細菌感染,家已經遭受到空前絕后的毀容,所以,暫時不便開放以免嚇壞大家。

而我本人為著搶救而元氣大傷。
等和元氣預約好,再去和幸福預約吧!

楼: 熏衣草 说...

啊~怎会这样。。。那,你要常常来一窝蜂集团的地盘来找我们哦!

楼: 丘妈妈 说...

新怡保重,脸毁了不要紧,命保住才重要,需要我们的地方,将全力以赴!(

楼: 熏衣草 说...

But Sum,你是在我家大门静候新怡吗?

新怡,周六晚,你是不是:老虎·两杯?

楼: 笔心 说...

熏衣草,
新怡元氣已大傷,老虎可以救她吗?
新怡,~~wake up~~

楼: 新怡 说...

薰衣草:來過,必有痕跡(除了留言)

丘媽媽:先謝謝咯。

筆心: 老虎 = Tiger Beer 啦。

剛和愛喝黑狗的拿督吃完火鍋+帶他走走新加坡,到家不久。
今晚,我沒有喝老虎,喝了3罐耳可樂。

晚安,各位。

家,暫時深鎖。
會用著其他方式交流。

有三人已經收到我的MMS了。
其余的,等待DHL吧! 呵呵。

楼: 熏衣草 说...

~~來過,必有痕跡(除了留言)

新怡,不解。没有留言我又怎知你来过?
是不是:來過,没有痕跡(除了留言)

楼: 笔心 说...

新怡,
知道是顶极老虎才叫你~wake up~
还好,是可樂。要不然就不知道阿秋卖甜品了。哈~

熏衣草,
"來過,必有痕跡"是有典故的。
以后走路,用飘的比较好。。

楼: 秋 说...

~飘逸的飘呀飘…… 像小倩一样飘到101, 很“耐斯”的哦!

等等…… 应该是像奥运开幕一样……

楼: 新怡 说...

來過,必留下痕跡(除了留言)<-- 是對的。

等等…… 应该是像奥运开幕一样……(這個,不是吊的咩?)

楼: 秋 说...

那样的吊法,的确不落俗套……

落俗套,就不可“耐”s了…… 哈哈哈!

楼: 过路人 说...

~~像小倩一样飘到101, 很“耐斯”的哦。。。

要“耐死”就要再爬,噢,我是说飘,可能是吊78楼。。。

楼: 熏衣草 说...

哈哈,到处去“八”,忘了回家,原来这里也有秋和新怡的创意。

~~飘逸的飘呀飘……很“耐斯”的……像奥运开幕一样……

嫦娥拿着火炬飘到在月宫等她的吴刚,吴刚接过火炬,再吊到天际点燃火炬,哇!这个天外飞仙主题,是几“耐死”一下……嘘!千万不要给杖逸某导演听到,创意可以卖钱的,一窝蜂集团,huat啊~~哈哈。

楼: 笔心 说...

何须给杖逸某导演听到?
你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嫦娥了,
还没问阿乐,秋他们可有忘了回家的路?

楼: 阿乐 说...

~可有忘了回家的路?

没有,顺路经过“玛丽莲梦路”过后赶快回家找“安美露”
唉,年纪大了……

楼: 笔心 说...

安什么美露啊~
乐阿乐,
嫦娥貌若天仙。。说来听听嘛。。

楼: 熏衣草 说...

~~你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嫦娥了

织织复织织……我是一个平常人家的织女。

谁?谁是嫦娥?

楼: 笔心 说...

相信这儿有很多人在屋顶等着看hor,阿乐,全靠你了!
秋神,请你就QC Check, 看阿乐说得准不准的呗。。

楼: 熏衣草 说...

阿乐不要乱仙ok,我还要和姐姐妹妹妈妈们会面的,等下货不对版,她们全部‘恐怖灵’你!

楼: 羽翔妈 说...

听说完全符合海峡的描述,大家应该心里有数了?
嘘……低调,要低调,美在心里就好liao,千万不要害熏衣草又要去照镜子。

楼: 阿乐 说...

~~顺路经过“玛丽莲梦路”过后赶快回家找“安美露”
喂喂喂……我是说和男神仙啦,嫦娥嘛……下个月看美丽年酒店的月饼盒就知道了,哈哈哈!

楼: 熏衣草 说...

新怡和But Sum, 今天是Monday,你们没有monday blue咩?(try to 转话题)

楼: 笔心 说...

今天还好,没有blue.

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
太阳公公没喊blue,大家都不可以blue!

楼: 新怡 说...

薰衣草:
Monday Blue?
我的 Monday 只有 black & white 而已。

楼: 熏衣草 说...

~~只有 black & white 而已。

新怡,没有灰色地带,干脆利落,很好!

楼: 熏衣草 说...

各位,我为了拒绝不速之客,同时也把珍贵的访客拒与千里之外,太不应该了。下面是满天星在我新浪部落格的留言,我把它转贴:

~~~
抱歉,一直无法在您的另一个部落格留言,所以又跑来这里。
其实羡慕您被逼放电脑几天假,回归现实,找回阅读的乐趣。
自从有了部落格后,
我已很少阅读书籍,
感觉自己越来越俗气。
也许,要关闭部落格,自修了...

不过,还是感谢您让“年少无知” 的我加入您的“大家庭”。可惜我跟不上大家的妙语如珠,唯有悠闲地当个旁观者,呵呵。

祝,
身心愉快,
电脑无碍!

满天星 2008年8月17日 17:34
~~~

满天星,大门已经为你打开,欢迎你进来,如果你来,一定要留下痕迹让我们知道。

:)

楼: 熏衣草 说...

满天星,原来你家,不是注册用户,也是不能留言滴。呵呵。只好等你下次路过了。

楼: 四月 说...

那天放工后看到这则留言:~不知道四月今天有没有上班呢?~

薰衣草改天你也突然问一问,你认识的朋友有没有来,如~满天星,你在吗?

心里话:看到那则留言时,心里知道有人“注意”我,哪怕是我常常掉队。。

楼: 熏衣草 说...

拾乐,妳那里现在应该是白天吧?妳现在干嘛呢?我想你呀!

楼: 过路人 说...

没事,过来看看镜子有没有被人砸破。。。

还好完好无损,继续作你的天外飞仙吧。

楼: 熏衣草 说...

哇!过兄来“损丢”liao……

报告过兄,这里镜子没有被砸,工地楼层也还建得不高,你放心去其他“工地”办事吧!

楼: 羽翔妈 说...

过路人卜了一卦,发现有人对着镜子问:
Mirror, Mirror on the wall.....Who's the fairess of them all?
然后因为答案是熏衣草,那人就把镜子砸了。

熏衣草,小心看好你的魔镜噢。

楼: 熏衣草 说...

过兄,请你过去乳乳世界那里检查一下,据说那里楼层超出常规101,已经“摇摇欲醉”中……

楼: 熏衣草 说...

羽翔妈,童话故事的精华被你这么修,千万不好给羽翔看到,这样小朋友会很乱……

楼: 过路人 说...

报告格主,乳乳世界的地基十分稳固,可以承受162层高。

报告完毕。

楼: 新怡 说...

那,这里要建到162吗?

还有99楼,要订购材料吗?
不然,等下柴米油盐都会起价的。

楼: 阿乐 说...

本来无一物,现在有了六十多楼,够了啦,旁边还有很多空地,别让费。

楼: 过路人 说...

~~过兄来“损丢”liao……

没法度。。。羽翔妈是我的“速伯拜色”,我不来她也会来看我有没有来。。。如果你有看到我的“速伯拜色”清帮我讲几句好话。。。哈哈哈

楼: 笔心 说...

"速伯拜色",这一句好,这一句妙!
羽翔妈,你升级了,哈哈~

熏衣草,那次阿乐说7星级的美丽殿酒店...
是哦,我要带出的就是这里根本不必明镜,因为啊,
真金是不怕红炉火嘀..

楼: 羽翔妈 说...

笔心,你上次不是也volunteer做我的“速伯拜瑟”吗?呵呵。酱不懂谁是manyzer hor?阿秋?

柳辉 楼: 说...

好漂亮的梳妆台!是你的吗?真美!

说到本来无一物,其实我近来的心境也是如此,关于愛情。

楼: 过路人 说...

看来这个组织越来越庞大:

卖泥色-秋少

欺负叔伯派色-阿乐

洗孽叔伯派色-笔心

叔伯派色-羽翔妈

跑腿-过路人

被追稿者-天外飞仙

楼: 熏衣草 说...

柳辉,那是我喜欢的梳妆台,希望有一天我会拥有它!

原来阿乐是-欺负叔伯派色,哈哈哈!

柳辉 楼: 说...

好家伙,原来你在线上啊!^_^

午安啊!

楼: 新怡 说...

中“秋”都快到了啦,還端午(斷臂可以嗎?)
哈哈

柳辉 楼: 说...

如果我还在吃粽子,怎么上线看你的大作啊?!

哈哈!

新怡:我期待着吃月饼呢!但是端午没吃到粽子是我的遗憾,今天补偿!

你要写的是断臂还是背啊?

我不搞断臂也不搞断背》^_^

楼: 新怡 说...

呵呵。抱歉了。
心想著“斷背”,手也打 duan bei。
可是,眼睛就沒有看到是 『斷臂』,就這樣咯。

想到1分鐘好要開工了,就沒有多留意。 實在地。。。 paiseh.

楼: 慧慧 说...

....oooO.............
....(...)...Oooo.....
.....\.(....(...)....
......\_)....).(.....
.............(_/.....
(我来过。。。)

楼: 羽翔妈 说...

有有有,赶快留下脚印
....oooO.............
....(...)...Oooo.....
.....\.(....(...)....
......\_)....).(.....
.............(_/.....
不然细涅速伯拜瑟和奇符速伯拜瑟会骂我没做工的。

楼: 阿乐 说...

大力踏,再大力踏,还是没印……
来太多次,踏到双脚都没印了。
熏美人,是时候了。。。哈哈哈!

楼: 熏衣草 说...

哈哈原来是奇符速伯拜瑟阿乐来捣蛋。。。

我知道我知道,在酝酿中啦,哈哈。

楼: 熏衣草 说...

惊觉楼层有点高,请大家小心“步步为营”,凡违例者,我都会去“卖泥色”的“哦必”投诉,u all dont play play ok!哈哈哈!

楼: 熏衣草 说...

笔心,你没听符速伯拜瑟说的话!只有丘妈妈和羽翔妈的地盘才行啦!真是的!

阿乐 楼: 说...

笔心,go qiu ma ma there and test sure can.

楼: 笔心 说...

可以,可以了。。成功!
吓?阿乐,你不是叫我去速伯拜瑟那里testing 口羊?
惨了 惨了~

楼: Snowflix 说...

谢谢你。。。
我终于知道,菩提本无树~~何处惹尘埃。是怎样来的。

楼: 熏衣草 说...

哈哈你惨嘹!

不过,不要紧啦,还好你有报上速伯拜瑟的奇符的名……

楼: 阿乐 说...

~~快了,快了,最近发奥运热,还没退烧,MC 还没拿完。。。。。。

笔心,千老师以为你上门催稿,你真大胆啊。

楼: 笔心 说...

阿乐,
全拜你所赐嘞~
不过 是真的啦,那个炒果条的aunty他看很久了。。>.<"
惨料,惨料~

楼: 熏衣草 说...

~~那个炒果条的aunty他看很久了。。

羽翔妈,不懂做么笔心光天化日之下语无伦次咧。

(笔心,我帮你cover……)

楼: 丘妈妈 说...

因为笔心站在他旁边,他都不看她,她生气罗!哈哈哈,不是啦,笔心是也想打包炒粿条啦。。。。。

楼: 笔心 说...

熏衣草,
刚去过你的新浪潮部落格,
觉得那里留言的格友们都非常的有见地,一针见血给予你文章直接的心情回应,我还要多多学习...

楼: 羽翔妈 说...

哇~~压力!到底谁是谁的“速伯拜瑟”咧?我看我还是引咎辞职为妙。哈哈哈……

楼: 过路人 说...

~~我看我还是引咎辞职为妙。。。

你那里可以苏卡苏卡就引咎辞职,我要向马尼哲恐怖灵。。。哈哈哈

楼: 丘妈妈 说...

是这样的啦!当初我不也被他们骗吗?骗我生下“迷妮”(部落格),弄到自己很没有空,不要说不可以苏卡苏卡,就连青菜青菜都不可以呢?(老吵着要换新菜。)

楼: 丘妈妈 说...

阿乐,你不要再来害我了,今天这道还是“出土文物”,sorry。。。。。(很像新菜咩,羽翔妈也这样问我。)

楼: 阿乐 说...

雨天,刚好经过,借用你的五角基避一避雨,顺便嗅看有没有香味飘出来。

楼: 熏衣草 说...

我们的“免你责”从来都不亲临巡视的,偷懒一下下。。。!

楼: 满天星 说...

雨天路过,
见可留言,
连忙闪进,
随意留言。

博主,
外头天冷地寒,
您这却长期温暖,
真好!:)

楼: 丹尼爾 说...

....oooO.............
....(...)...Oooo.....
.....\.(....(...)....
......\_)....).(.....
.............(_/.....
.....................

楼: 丘妈妈 说...

满天星,我也是雨天路过你家,只是没你这么幸运,可以“闪入”你家,随地留话。。。。。

楼: 过路人 说...

满天星,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闪进闪出,
像支孤鸿。

外头天冷地寒,
路过你家,
数学难题,
无法解答。

楼: 满天星 说...

丘妈妈:
很抱歉,无法雨天留客。我们那里的“管家”好像比较严。
不过希望您到了门前阅读后,没被淋得一头雾水。
还好薰衣草姐姐肯打开门户。

过路人:
情结本难解,
不结为上策。
孤独,是可以习惯的。
从小,就习惯了。

楼: 熏衣草 说...

满天星,

无论是雨天或晴天,无论是赏花或看草,
无论是取暖或乘凉,无论是聊天或留言,
大门已经为你打开,欢迎你常来!

匿名 楼: 说...

草妹,你想我了吗?今天才看到,不好意思!
这里好热闹,可是你们说的话我听不大懂,好像在说江湖话,最深江湖湖湖湖。。。看到我糊里糊涂涂涂涂。。。。

拾乐

楼: 丘妈妈 说...

满天星,心房重地,岂可随便闯入,明白了解,没事。

楼: 熏衣草 说...

啊~~拾乐,我好想你呀!你终于来了!

哈哈,这里讲“江湖话”的人都是我在江湖上的新交的朋友,不用怕,他们都是“好人”,哈哈!我早已经介绍你给他们认识了,就在这里: 有机农场。有空要常来呀!

你们快来呀!给你们介绍,这位朋友就是我在“有机农场”一文说的喜欢种菜种花的拾乐,她先生目前在澳洲进修,她去做跟得夫人。。。

楼: 丘妈妈 说...

有机农场,我有去,没见人影,速去速回。。。如果那天有拾乐友在就好了。

楼: 羽翔妈 说...

丹尼尔,以你的文字功力,如果你真的比新怡年轻,那就好难得咯。

楼: 过路人 说...

拾乐你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你常来探访草莓。。。噢,我是说草妹。。。哈哈哈

楼: 丹尼爾 说...

~~羽翔媽:...如果你真的比新怡年轻...~~

呵呵~呵呵呵~~

您說呢?
(當年稱屬華校生的又是什么年代呢??)

楼: ﻬஐﻬ 靜思軒 ﻬஐﻬ 说...

迟来的留言:-

《心经》里也提过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可谓:世间终很多人把《色》误为情欲间的色。

万物皆《空》,领悟了又是另一番境界了。如何修得正果,每天每个人的故事,都是让我们去深深体会和领悟的阶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