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日星期六

抱抱一下



了上篇“岂有此理”,倪震也翻译了一篇网上流传的英文故事“抱抱”,很有意思的,我也摘录下来与你们分享。

***********************************************

还记得,结婚那天,朋友们起哄,要我抱新娘出花车,走几层楼梯进新房。 在我的臂弯中,太太的脸,不知是高兴还是娇羞,红透了。几百尺的二人世界,只响着我們的心跳。

十年前的事了。

跟着,就是简单得如一杯清水的婚姻生活。我们生了个儿子,我的生意愈发展,夫妇的感情愈平淡。她是个公务员,每天我们一同出门,也差不多时间回家。孩子,念寄宿的国际学校。

看似模范的幸福婚姻,终于出现了危机。 又或者说,终于出现了 May 。

在我买给May 的豪宅里,璀璨的维港夜景就在眼前。 May 从后拥着我,柔若无骨的一双手在我胸膛游走,暖热的唇在我耳边呵着气:「每个女人都想有个像你这样的男人。」

动听的说话。却令我想起,刚结婚时,太太跟我说过:「像你这样的男人,发了达,一定很惹蚁。」

想着,有点不自然起来,我生硬地移开了May 的手,说:「妳自己去拣些家俬吧,我要回公司开会。」我知道我背叛了太太,但我控制不了自己。

事情总要有个了断,她是个好妻子,我可以怎么开口?再轻描淡写,她也一定接受不了。但当我脑海里浮现出 May 青春的胴体,我的狠心和决心随着浮现。

有一晚,我开玩笑似的问太太:「假如我们离婚,妳会做什么?」

她瞪着我几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很明显,她想也没想过这回事。天知道我认真和她说时,她会怎反应。

May 前脚才从公司走,太太后脚就上来了,员工的脸色都怪怪的,像同情又似撇清。太太也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但她只微笑着,就得我感受到她眼神里的一抹痛。

「和她离婚吧,我们一起生活,不好吗?」May 又催了。

晚饭时,太太把热腾腾的饭盛满给我,我搭着她的手,说:「我有些事想告诉妳。」

她静了,静静地坐下,静静地吃饭;眼神,又静静地痛起来。

我不知道怎么说,但还是说了。她反应不大,只柔声问:「为什么?」

我回避了不懂得回答的问题:「我是认真的。」

她怒了,把筷子摔向我:「你不是人!」

那晚,我们没再说话,只听着她饮泣到天明。

我不忍,但想起May ,唯有铁起心肠。

律师准备好文件了,我把房子,车,及公司的三份一股权都给了她。她接过了,瞄了半眼,就一把撕得粉碎,在我面前哭起来。我的心,感到她的痛,但到了这地步,我不能够退缩。

回到家,我见太太在写东西,原来是离婚的条件她什么都不要,只要多一个月时间,这个月内,我们要像没事发生一样。她的理由是,儿子还有一个月才完暑假,她不想他看着爸爸妈妈分开。

她把协议书递给我时,忽尔问:「记不记得结婚那天,我是怎样进新房的?」

我想起她羞红的脸、烫热的体温,点点头,答:「记得。」

她望着我,说:「你是抱着我娶我入门的,在离婚那天,我也想你抱着我走出这门口。还有,从今天起,这个月的每一天,每天上班前,你都要把我从睡房抱到大门。」

我答应了。她不过是挂念往昔的恩爱,想这段婚姻浪漫点完结罢了。

我把太太的条件告诉May ,她大笑,听得我心里不安乐。

第一天,我和太太的身体没亲密没接触很久了,抱她抱得有点笨拙。儿子在后面拍着手,欢呼着「爸在抱妈!」,听在耳中好像有点讽刺。从书房到客厅,再到大门,太太一直闭上眼,只轻声说:「今天是第一天,不要告诉他。」我点头,在门口把她放下,各自上班。

第二天,我们都自然了些。她把头靠着我的胸口,我又嗅到她的气味了。我发现,原来我已很久没仔细地看过她,我的太太她脸上细细的绉纹告诉我,她已经不再年轻。

第三天,她在耳边告诉我,停车场出口在修路,叫我开车不要太快。

第四天,当抱起她时,我觉得我们仍像一对爱侣,有抱着自己情人的感觉。

第五天,第六天,她不断提点我一些小东西;例如,她把烫好的衬衣放那里,我用煤气炉时要小心,等等。我边听边颌首,感觉,好像又亲密了。

这一切,我都没有告诉May 。

好像愈来愈容易抱起我太太了,我笑着跟她说:「可能我天天抱妳,力气变大了吧?」她在拣裙子,我等她挑好才抱她出去。拣了几套都不称心,她叹了口气:「裙子都松了。」我的笑容蓦地僵住,醒觉到她轻了不少,才是容易抱起的原因。

我的心痛起来,自自然然就怜恤地轻抚她的头发。这时儿子走了进来,又叫着「爸爸抱妈妈」,她把儿子叫过来,紧紧抱着他。我别转了面,生怕再看自己会改变主意。我抱起她,由睡房一直走出去,她的手臂绕着我的颈,轻柔自然,我怀抱的她,就像新婚初夜般颤抖,只是,轻了不少。

最后一天,我抱起她,却一步也踏不出去。孩子已经返学了,她对我说:「我还以为你会一直抱着我终老。」我紧紧拥着她,说:「我们都没有发现,原来我们只是不够亲热。」

我跳下车,车门也没锁,就冲上楼。我怕一停下来,就会改变主意。

May 开了门,我立即说:「对不起,我不会离婚了。」她呆了,摸摸我额头,说:「你发烧?」我移开她的手,说:「 May ,我不离婚了,我觉得婚姻闷,原来,只是和太太都未懂得生活细节的重要;原来,我们仍是相爱的。我当年抱着她进门,她又生了我们的孩子,我便应该抱着她终老。对不起, May 。」

阿 May 这次听明白了,结结实实地给了我一把掌,才砰然关上大门。

在花店买了扎太太最喜欢的香槟色玫瑰,我摸着热辣辣的脸,笑着,在心意卡写上:「在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抱妳出去。」

满足,不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是知道自己拥有什么。

放低自己,拥抱别人;拥抱别人,找回自己。朋友,你今天抱了没有?

18 评论:

楼: 过路人 说...

故事开始,我有点担心。。。

又是一个无言的结局?

故事结束,我感到宽心。。。

原来是拥抱的结局。

楼: 熏衣草 说...

过兄,是啊,喜欢这个有人性的结局。

满天星,你的咖啡情缘,就像青春偶像剧里的故事,姐姐年青时也发生过的故事。。。

满天星,很不好意思,我记得曾经以熏衣草注册了一个户头在你家留言,但后来却忘了密码,现在甚至忘了是在哪个空间注册,你还有印象吗?(过兄,还是你行。。)

楼: 四月 说...

熏衣草,来,我们也来抱抱一下,抱抱不止于夫妻,同事间有离开的,我们也常抱抱一下,我通常抱同性的,异性不能,哈哈。。。

楼: 羽翔妈 说...

熏衣草,高啊!这个……真高深,好佩服哦。
真没想到这洋人的文章,连名字都耐人寻味。
我电视看多了,所以变得好笨好没文化,让我研究研究一下,才知道怎么留言。口人一口口人一口……

楼: 满天星 说...

若没记错,姐姐第一次留言是在 《我陪你》 

陪着、陪着,就到了这里了,呵呵...

楼: 满天星 说...

《抱抱》曾拜读过,
感动不是没有,
但也只当他人的故事分享喜悦,较好。
毕竟,若故事里的“我”不答应太太的要求,结局也许,就现实些...

对不起,对“爱情”这回事,请把满天星的悲哀当成一种自我保护吧。

楼: 熏衣草 说...

“岂有此理”和这篇“抱抱”,都摘自倪震的书“绝顶爱情”里头,两三年前我在香港机场书店买的。

楼: 熏衣草 说...

满天星,如果故事中的男人不答应太太的要求,绝然离开和新欢结婚,你说,十年后,剧情发展又会如何?……

楼: 满天星 说...

也许,历史重演吧?
不过,一向有这样的想法:
如果另一半那么容易被“钩”走,
这一半,不要也罢。
所以,满天星不会去想这男人十年后会如何。
比较担心这太太该如何。

重读一次,
最喜欢这一句:
满足,不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是知道自己拥有什么。

将它放在心底珍藏,
因为珍惜所以拥有。

楼: ☜☞一根草一滴露☜☞ 说...

满足,不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是知道自己拥有什么。

人与人之间往往太过在意自己,而忽略了旁人的感受,不知不觉中伤害了一方还强词夺里的为自己的过错找借口下台。

多久我们忘了身边默默扶持的另一半,多久我们忽略了彼此的爱,相续的互让一步。

谁先踏出第一步,都有可能挽回不可收拾得局面。

那么就从自己开始,每天一小步,幸福就会延续。。。。。。

楼: 笔心 说...

熏衣草,
这篇啊,我不只看到抱抱,也感觉他们用肢体语言时的美妙。。

喜欢妳这美丽的故事。。